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13号下大雨那天,凌晨3点我们还在送菜。”徐蓓蕾笑着告诉观察者网,她是中环百联和青浦宝龙两家蔚来中心的店长,在蔚来已有4个年头。疫情当下,徐蓓蕾的工作内容新增了为客户配送物资。

  上海实施封控以来,蔚来所有的线下门店均已暂停营业,包括徐蓓蕾在内的数千名上海地区的蔚来员工大多居家隔离。

  蔚来门店的封控是整个汽车产业的一个缩影。受疫情影响,3月中旬以来,从上游的零部件生产,到整车研发和组装,再到整车批发零售,汽车产业的各个环节被迫按下暂停键。

  4月13日,长城旗下的坦克品牌发布通知称,受到上海、江苏、吉林等多地疫情影响,坦克300车型共涉及的8家供应商伙伴已经停工、停运。

  多家车企产销数据也出现大幅下滑。乘联会数据显示,一汽红旗3月产量同比下滑73%,一汽大众下滑45.8%,上汽通用下滑31.3%;一汽大众3月销量同比下滑40.2%,上汽大众销量下滑34.6%。

  “保供”压力让车企高管充满担忧。4月14日,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其朋友圈发文称,“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五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

  时隔一天,华为智能汽车BU CEO余承东也在其朋友圈表示,“如果上海等地不能复工复产,5月之后所有科技、工业产业涉及上海供应链的,都将会全面停产,尤其是汽车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吉林等地正积极推进复工复产的工作。据观察者网获取的《关于印发<;关于开展重点企业保运转的工作方案(试行)>;和重点企业“白名单”的通知》显示,第一批666家重点企业白名单中,包括特斯拉、采埃孚、上汽在内的汽车产业链及配套类企业超过250家,约占白名单企业的4成,占比最大。

  疫情中的上海车企众生相:一线员工帮客户买药买物资

  吉林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宝宗4月18日表示,“将举全省之力支持一汽稳产、满产,加快释放产能。综合运用驻厂生产、集中住宿、点对点通勤等方式,加快推动人员返岗,推动一汽五大主机厂及配套零部件供应商尽快达产满产。”

  供应链危机

  何小鹏和余承东的担忧并非多虑,一辆乘用车的生产涉及上万个零部件,其上下游产业链过于庞杂,而一个零部件的缺失可能影响整车生产,甚至只是一个小小的螺丝钉。

  分散的供应商模式一方面降低企业采购成本;另一方面,也让汽车产业的供应链显得愈发脆弱。而疫情下物流受阻,上下游的联系被切断,汽车产业面临供应链危机。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分析指出,上海和长春是上汽和一汽两家中国最大汽车集团总部所在地,2021年,两家汽车产量占全国汽车总产量的3成以上。同时,上海地区也聚集大批零部件供应厂商,是安徽、广东、江浙等地主机厂的核心零部件的主要供应地。疫情影响下,零部件厂商面临停产,物流也受到影响。

  “如果疫情影响继续延续,也会对全国更多汽车企业带来不确定影响,预计可能造成15%-20%的产能损失。”崔东树指出。

  上海地区疫情同时也影响到全球汽车产业链供应。4月15日,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大使赤松秀一在一封致上海市人民政府宗明副市长的公开信中写道,“由于诸多国内以及国际物流停摆,中国国内以及日本和其他海外地区之间的供应链中断并一直持续至今”,“迫切希望上海疫情平稳后迅速恢复经济平稳运行”。

  日经新闻统计显示,日本约有37%的汽车零部件进口来自于中国。彭博社指出,中国是全球汽车供应商最多的国家,涉及动力研发、能源开发、材料供应、加工组装、下到物流、线下零售等80多个领域。

  此外,造车新势力等国内主机厂为了降本增效,多学习日系车企精益化的生产体系,其理念之一便是零库存管理。一般情况下,汽车零部件和汽车产能比不会超过10:2。换句话说,每生产10台车,不会超过两台车的零部件库存,这意味着车企上游供应链被切断后,其零部件库存在短期内便会消耗殆尽,被迫停产。

  业内人士指出,短期内如果能实现复工复产,对汽车产业而言只是拉长了生产和销售周期。但如果疫情继续封控,对汽车供应链的影响巨大,特别是以中小企业为主的三级、四级、五级零部件供应商,资金链可能出现断裂的情况。

  疫情下的一线员工

  在疫情封控前,主机厂和Tier 1等零部件厂商也已有所准备。采埃孚中国的高层人士告诉观察者网,包括辅助驾驶软件测试、发动机台架测试等不能远程进行的研发和生产环节,已安排一线员工在园区进行封闭生产。

  上汽通用研发工程师也告诉观察者网,“公司前几天刚刚统计了园区内封闭生产的员工人数及所在部门。”

  除了封闭生产,更多的一线员工和其他在上海工作和生活的人们一样,线上办公成为常态。“因为车主下订都是线上进行,平时的工作内容并未收到太大影响。现在以视频、电话沟通为主,只是试驾可能不方便,手中跟进的的潜在车主约试驾只能等疫情后了。”某造车新势力销售人员向观察者网透露,其4月订单量完成的不错,已提前完成订单指标。

  4月17日,上汽集团(行情600104,诊股)将旗下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品牌智己汽车的发布会移到线上进行。智己汽车联席CEO刘涛表示,尽管有疫情影响,但他们仍将确保把智己L7运到全国20多个首批开业的体验中心,让第一批客户能够试驾到新车。

  另据蔚来工作人员介绍,疫情防控以来,蔚来已举行了40余场线上直播,主播就是蔚来的一线员工,直播内容很宽泛,聊聊车也聊聊天。

  而蔚来员工也参与到线下物资配送中。徐蓓蕾告诉观察者网,不只是买菜,他们还负责帮忙买药、奶粉、尿不湿等。“前一天晚上fellow(蔚来门店工作人员的一种称呼)收集好用户的需求,我再汇总成表格,统一采购后再由供应商以及蔚来员工一对一送到用户手中。”

  虽然这些需求不一定能完成,却也有着动人的一面。有车主的长辈在中山医院卧床一个月,身上溃烂,医生建议去买九院的冰石长皮软膏,由于是特制药,车主托人并没有结果。徐蓓蕾多方联系沟通,尽管最终没有买到特制药,只能买替代药物,但该车主还是非常感动。“本来没有帮上忙,但车主当时都快哭了。很多车主会在朋友圈表示感谢,其实我们做的只是一件小事,但也许对别人来说那是一个家庭的希望。”

  复工复产加速

  上海汽车产业按下复工复产加速键,货运压力仍待解。

  4月19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复工,约有8000名员工已到岗。特斯拉生产制造高级总监宋钢表示,特斯拉会在接下来的三四天内逐步进行产能爬坡,逐步实现单班制满产。

  同日,上汽集团临港工业区压力测试后下线首辆车。“工厂将计划采取单班工作制,如果供应链能保持稳定,也希望能逐步爬坡,尽快回到疫情前的排班制。针对集团的重点生产任务,上汽临港乘用车工厂也将最大程度协调资源,力争项目不延期。”上汽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

  但各地对物流领域仍有管控,车企陷入“货车难求”的窘境,产品如何运出去成为考验。

  wind货运指数显示,4月3日至4月8日,上海整车货运流量指数同比下降19.27%;全国整车货运流量指数同比下降6.51%。

  据板车司机介绍,疫情管控下,有些地区不让外地车辆进入,或者需要提供48小时之内的核酸,但进程可能拥堵,核酸过期,只能在当地重做,来回周期也相应变长了。

  根据国务院4月11日印发的《关于切实做好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的通知》中指出,交通运输部将会同有关部门指导各地做到重点物资运输车辆通行证的统一格式、全国互认,同时要求充分发挥区域统筹协调机制作用,加快推进京津冀、长三角等重点区域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协同联动。

  严禁擅自阻断或关闭高速公路、普通公路、航道船闸,严禁在高速公路主线和服务区设置防疫检查点,高速公路防疫检查点应设在收费站外广场及以外区域,具备条件的地方要配套设置充足的货车专用通道、休息区。

  同时,不得随意限制货运车辆和司乘人员通行,不得以车籍地、户籍地作为限制通行条件,不得简单以货车司乘人员、船员通信行程卡绿色带*号为由限制车辆船舶的通行、停靠。

  此外, 上海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指出,强化畅通物流运转协调机制,全力打通本市及跨省物流,保障上海港、航运、机场、高速通道物流正常运转。同时上海海关加快重要物质清关及转运,加强长三角区域协调。

  2020年武汉疫情,处于疫情去的东风本田主要生产基地位于武汉,外界认为2020年疫情是“东风本田丢失的三个月”,但疫情后东风本田产能的快速八婆,2020年东风本田实现85万辆的销售目标,较上一年同比增长6%。

  同样的,随着复工复产进程加速以及货运的回暖,中国汽车产业也将逐步回归正轨。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