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每当人们穿梭于甘肃省定武高速公路,行驶至白银市景泰县的条山农场时,总会不由得“眼前一亮”。

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在耀目的蓝天下,一片色彩斑斓的花海,为这大西北增添了一抹活力。

然而,只需稍加注意便可发现,在这片花海的四周可谓是“戒备森严”。

这里不但有着高墙铁丝网,甚至还有全副武装的武警进行看守。

来往车辆不可靠近,甚至就连短暂地逗留张望也不行。

而在围墙的背后,到底种的啥?

罂粟种植户:中国国宝级农民

对于所有中国人而言,罂粟一直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词汇。

我国大概是全世界对毒品接受度最低的国家了,没有之一,几乎每个国人都深深铭记着两次鸦片战争对民族带来的伤害。

而罂粟本身,却有着相当之大的医用价值。

罂粟本身内含吗啡、可待因、那可汀、罂粟碱等30多种生物碱,有着诸多临床实用领域。

由于其便于提取,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在找到合适的替代品之前,人类是无法摆脱这种植物的。

不光无法摆脱,甚至还要主动进行规模种植。

因此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经世界卫生组织批准,中国、捷克、土耳其、西班牙、匈牙利、法国,正式成为全世界可以合法种植罂粟的国家。

目前我国内唯一合法且公开的罂粟种植基地,正是在甘肃白银市景泰县的条山农场,隶属于甘肃农垦集团有限公司。

由于产品性质过于“特殊”,在进行种植时,有关部门进行了严格的规定。

所有产品仅限于药用科研,其余之外的一切用途全部禁止,违者将面临法律责任。

与农场之内的其他作物蜜瓜、棉花、油葵不一样,整个罂粟田四周都被高墙和铁丝网围了个严严实实。

大片的罂粟如同棋盘似的被分别隔离,四周还有武警24小时持枪保护,可以说连只麻雀都飞不进去。

在条山农场,所有罂粟田的种植工作都是由农场的承包户来完成的。

这些承包户,均是当地普通村民经过审查选出来的,他们的工作时间有着严格固定。

平日里,他们要穿过通往罂粟田唯一的一条小路,进出都要报备和检查,到点上班、到点下班,进出农场都要打报告。

除此之外,他们也需要尽量避免泄密,禁止透露自身在农场里的工作。

因此,当地的罂粟种植户对外有这么一个说法:自己种的叫“百号”。

“百号”是当地对罂粟的一个代词,因为罂粟的生长期为100天左右,所以以此得名。

之所以会进行如此严格要求,是因为曾经有过血的教训:

2009年下半年,景泰县破获了一起制毒贩毒的大案,抓捕七名制毒人员。

此案当中的七名制毒人员,要么是父母在农场工作,要么是亲戚在农场工作。

他们通过种种关系和手段,盗取罂粟田作物,私自进行制毒贩毒。

虽然最终全部落网,但是他们的行动还是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从那以后,罂粟种植户的审查也开始严格起来,所有种植户上岗之前都要进行严格的政治审查,以确保万无一失。

虽然各种规章制度极其繁琐,但是相较于其他作物,承包罂粟却是一个人人抢着干的好差事。

理由也很简单,在这里种罂粟,他们从来不用担心作物被偷或者野兽闯入问题,毕竟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替自己免费站岗。

除此之外,种植罂粟的另一个好处就是,相比于传统作物,罂粟的销路根本不成问题。

每年到了罂粟成熟的季节,这些产物都会被作为特种药材由国家统一收购。

除了果实之外,甚至连根茎叶都不会放过。

每年种出来多少就收上去多少,一颗也不会烂地里。

相比于其他作物,这种待遇可以说是羡煞旁人。

除了统一收购之外,甘肃农垦集团甚至还专门为这些罂粟田设立了特药安全管理处。

在罂粟种植、采浆、生产、运输等各环节采取各种安全措施,一切流程都有专人全程陪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的农民大概是全国最幸福的农民了。

罂粟田的前世今生,曾经的毒品“丝绸之路”

然而一个新的问题又出来了,为何国唯一的罂粟田会设置在这里呢?其他地区难道不能种植吗?

事实上,在罂粟田开辟之前,我国就有专人对选址进行了细致考察。

之所以设立于甘肃省白银市,是经过多方面考虑的结果。

首先,罂粟作为一种毒品原材料,是不宜大规模种植的,唯一杜绝其流入毒品市场的方法就是小规模,高产量的种植。

罂粟植物的生长环境要求相对特殊,通常情况下,罂粟只生活在北纬30-50度之间的干旱半干旱地区。

除此之外,对于温度也有着严格要求,必须夏热冬寒,日照充足且昼夜温差悬殊的地方才能保证罂粟的产量。

以上条件虽然苛刻,但是我国领土广袤,地理环境丰富,满足条件的地方不在少数。

但是,其他地区要么与周围城镇距离过近,人口较为稠密,要么土壤水源条件不佳。

最终,种植基地才落在了甘肃省白银市的条山农场。

条山农场地处于腾格里和巴丹吉林两大沙漠在交汇处,是沙漠当中难得的一块绿洲。

这里三面环沙,四周都是寸草不生的盐碱荒滩。

无论是巡逻成本还是难度,都可以大大降低,几乎不存在有外人靠近的风险,是自然环境下理想的罂粟种植基地。

事实上,条山农场种植罂粟的历史由来已久。

早在新中国建立之前,这里就是“举世闻名”的毒品中转站,曾经还是国际国内贩毒的重要通道。

“西北三马”存在时,曾经大肆种植罂粟以扩充军费。

在那个年代,河西走廊当时已从丝绸之路沦为鸦片之路。

直到建国多年之后,当地的毒品贸易才基本肃清。

虽然目前当地的毒品几乎已经销声匿迹,但是在罂粟田正式批建之后,有关部门还是下了大力气进行防毒宣传。

在附近的村镇和公路上,随处可以看见极其醒目的大幅宣传标语,“地上种罂粟,天上看得见。”

就连广播站的大喇叭,也在二十四小时循环播报《禁毒法》的法律条文。

根据甘肃农垦集团有关人士透露,条山农场罂粟田的建立之初,还是采取了严格的保密的,因为这起事件的影响并不可控。

面对记者的采访,农场负责人杨建洲曾经颇为无奈的表示:“如果是贩毒分子、甚至毒瘾发作者盯上了这里,那么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的翻墙进来,到时候很有可能出事故。”

直到后来,随着当地治安环境的好转,条山农场的罂粟田才逐渐从幕后走到半公开状态。

唯一不变的,就是禁止任何人进入农场内部进行参观。

种植罂粟的工作并不好干,由于罂粟种植周期短,每到了收获季节,都必须加大人手进行收获。

为了保证收获及时,每亩罂粟田最少需要4个人工,这也就意味着几百亩田里,要同时涌进来上千号人。

因此,每当罂粟果收割的日子,条山农场都会迎来一个“盛况”。

现场可以说是人山人海,农场保安人员、县里的警局、荷枪实弹的武警全都会一一到场。

为了防止外漏,保卫人员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所有人的吃喝拉撒都必须在田地里解决,午饭政府管,拉屎直接拉地里,中途不允许任何人外出。

除此之外,所有工人只能摘果子,不允许割取鸦片生浆,哪怕是一滴也不行。

在收获结束以后,所有人都需要进行搜身才能放行回家。

虽然检查工作十分细致,但是想要完全的预防,仍然困难重重。

根据负责人介绍,早年管理疏漏之时,每逢收割季节,都有人动歪心思,各种手段他们都能使出来。

有人会事先把果实埋在地里,等到冬天农场人少时,再来挖出卖给制毒工厂。

有人甚至干脆塞到裤子里、靴子里,甚至提取种子在家私自种植的现象都有,每每令人防不胜防。

罂粟种植的最大阻力:制毒贩毒人员

作为毒品的主要原料,罂粟在我国一直都是重点监控的作物。

由于市场上的罂粟种植量极低,因此,任何与罂粟有关的产品都有着庞大的利润。

罂粟果自不必多说,只需拿刀轻轻一划,就能流下来的真金白银。

除此之外,就连最简单的罂粟壳也有着庞大的“市场”,很多饭店、火锅店都愿意花费高价收购。

正是在这暴利的趋势下,才会有人前赴后继的企图对罂粟田进行偷盗。

不过这些事件已经过去了十余年,目前相关情况已经少之又少。

除了一些“不怀好意之人”外,罂粟农场还吸引了另一个群体,那就是养蜂人。

每年农场罂粟开花的季节,都会有不少养蜂人闻讯而来,通过在农场旁边安置蜂箱,以此来获取罂粟蜜。

罂粟蜜本身并没有包含任何违禁物质,没有成瘾性,是合法产品。

由于罂粟花本身产蜜稀少,因此,罂粟蜜在市场上也是一种较为珍贵的商品,口感独特,具有一定功效性。

对于这些养蜂人,通常情况下,农场武警岗哨并不会进行阻拦。

因此,唯一可以合法飞跃这道铁栏的,只有蜜蜂。

在许多人眼中,罂粟本身就是“罪恶”的代名词,这种说法本身并不尽然。

除了毒品之外,罂粟本身在医用和食用上都有着巨大的潜力。

早在十三世纪,欧洲人就已经开始将罂粟籽作为食物来源。

罂粟当中有毒的部分在于根、茎、叶、花、果、皮,唯独籽中的毒品含量是忽略不计的。

如果一个人每天吃180公斤的罂粟籽,要连吃4000年才会轻度中毒上瘾。

在维也纳,人们至今仍然会在面包上撒上罂粟籽,其作用类似于芝麻,可以增香。

除了直接食用以外,罂粟籽还可以做成糖果,甚至榨油。

目前国内也早已批准了罂粟油进入市场,在国内起的名字叫作“御米油”。

作为一种相对而言较为“特殊”的植物,我们必须得承认的是,罂粟与小麦、水稻一样,同样是自然界赐予人类的一个礼物。

但可惜的是,这种礼物,从降临开始就被一些人“滥用”,最终才被逐渐妖魔化。

参考资料:

1.《内地唯一合法罂粟种植基地:高压电网阻隔 武警24小时看守》.凤凰网.2010-10-12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