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十年,有绘不尽的壮丽画卷,也有讲不完的精彩故事。文化是民族的精神命脉,文艺是时代的号角。为充分展示党和国家事业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发生的历史性变革,共同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人民网与中国作家协会联合举办“圆梦新时代”主题征文活动,面向社会各界征集作品,用文学形式讲述新时代故事。目前,活动已收到大量投稿,本网将陆续刊发其中的优秀作品。

隆安县城厢镇东信村东南,有石头杂砌,成山十余公里。山岗连绵,草木丛生。此群山人称念豆山。从地图上看,西大明山到隆安这一带,高峰换土岭,地势稍微舒缓而平坦。但唯独在东信村东南边地界落下了一堆石山,像一颗棋子一样嵌在那儿,活脱脱地把这一带圈出世俗的风花雪月里。

念豆山没有风花雪月,曾一度是贫瘠贫困的代名词,主要是因为没有水源。驻村扶贫工作队第一次风尘仆仆到这里时,爬上山顶,举目四望,秋风萧瑟,连绵不绝的群山背靠背延向天边,怪石嶙峋,九分石头一分土,心儿凉了一大截。但大山深处的大大小小数十个弄堂里,居然还生活着上百户壮族和瑶族人家。他们出门靠两条腿,运输靠肩扛担挑,没有活水源泉,吃水只能看天,日子过得简单而寂寥。

念豆山没有活泉,却能生存人,这简直不可思议。地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地上从来也没有水,只是找水的人付出了太多的艰辛和努力。几位扶贫干部从南宁找来了技术员,先是在念豆山脚下一个叫陇外的弄堂里打出了一口井,通过循环反复踏压水阀,把地下的水一桶一桶地抽上来。

哇啦哇啦的地下水,清澈通透,甘甜入心,但连续抽几桶水后,得等一个时辰待地下水回流复位,才有机会再抽到水,如此反复,一天也取不了多少水。这点水只能够解渴而已,引进的几家养殖基地需要用大量的水,这可如何是好?但此地下有水,这也说明念豆山一带地下有河流或可蓄水的暗湖,只要找到可通地下的暗道或洞岩,说不定能有更大的收获。于是,扶贫工作队带着跋山穿洞设备和清水干粮,到处找暗道或洞岩,一干就是20多天。他们穿进30多个大大小小的洞穴,终于在陇内的一处山岩找到了水源。

那是念豆山半腰的一处洞穴。只见那洞口呈70度斜靠的一字型,刚好容得一人侧斜着身子匍匐进去。入得洞口,约莫八米下去,转身拐入更深处,有石径往大山腹地延伸。这时光线立时消失,整个洞黑漆漆的,只能借助手电筒。横着摸爬进去,大约三十余米,到一处很大的殿堂,石壁如墙地围着,地上满是淤泥,一潭水清凌凌地嵌在其间。水面平静如镜,约两米见方,还有晶莹的水滴从洞壁的钟乳石端上嘀嗒而落。泉潭深不可测,自然天凿。系着小石头投绳于水中,绳尽而不到潭底。

我想起了清代词人项鸿祚的诗句“井沸生澜通海气,中有老蛟愁卧”。说的是泉井内流水激荡,汹涌着澜气,好像与大海相通融,一定有老蛟龙在其中愁卧。所以有人说念豆山半腰这泉潭能通海。泉潭是海的眼睛,汹涌着大地的色彩。海蓝莹莹,大地斑斓绚丽,泉潭就清澈透亮,甘甜清爽,反之则死水昭著,泉枯井烂。这四周围满目苍翠,良好的植被,应该足以让这地底下之水保持着丰满的姿态。

很大的一根水管伸入洞穴泉潭深处,把清澈的地下水源源不断地引导到四周围家家户户。有了活水源泉,日子也跟着丰盈了。养鸡、养鸭、坚果3家企业进村了,肉鸡年出栏80万羽,旱鸭年出栏50万羽,1500亩的蜜本南瓜和1000亩的澳洲坚果也发展起来了,特色产业覆盖所有的贫困户,整个村子收入翻番,贫困的帽子摘了。

这一切就像泉潭之水一样,一旦发掘了,就能造福一方,就能激活那种深藏于地底下的无穷力量,就能用这种力量“敢叫日月换新天”。而我们要做的,往往就是那个发掘和激活这种力量的人。

水活了,人也活了,念豆山周围村村落落滋润了。这其中就像拼命找水源一样,不知蓄满着多少人的真心和努力,激荡着许多真善美的情怀与大爱。正如一场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席卷大江南北,颠覆了千百年来所有的不可能。一切换了人间,那种穷得发酸的日子已成为遥远的传说。

掬一把清澈的泉潭之水入喉吧,甘甜沁入心脾。念豆山人内心涌起的,更多是无尽的感激和感恩。他们要感恩那个带领众人找到水源的人,以及他背后站着的那一个一心为他们好的充满着伟力的组织。

走到东新村村部,爸妈饭堂里开饭了,这些居家的留守老人领到了可口饭菜,正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大家拉起家长里短,空气里充满了甜醉的气息。

“瞧,这阳光多好,多暖和,如果能献给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那该多好。”

念豆山人除了朴实、敦厚、善良,更多的是铭恩感恩。如今,他们携着滴水之恩,以涌泉般的热情,正热烈地拥抱着每一个落满阳光的丰盈日子。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