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爱豆当道,流量为王,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你很难找到一个人能有这样的本事:

“出山”万众瞩目,能凭一己之力拉高节目收视率;

综艺收官迅速切换成普通人模式,趿拉着拖鞋、弹着琴弦,“销声匿迹”。

一股清流,诗与远方。

当李健把这八个字落在为人处世当中,我们才意识到,原来人生还可以这样。

坚守·态度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些人看起来友善,却总是独来独往?

下面最高赞的回答:“待人友善是修养,独来独往是性格。”

事实证明,李健不为名声所累,仍然是那个李健。

最近热播的《声生不息》中,李健揣着“东北味粤语”低调出场,一如既往的自带幽默buff,让余华打Call,令李克勤一见如故。

这时,距离令他声名鹊起的《歌手》已经过去了七年,他也从那时的“黑马”成为了如今“实力大咖”中的一员。

2015年,《歌手》邀请他参赛。

路人皆知,如果想凭借一首歌赢得比赛就一定要有记忆点,代表爆发力的劲歌热舞最有优势。

而他选择了《贝加尔湖畔》,原因无他:这是我想唱的歌。

可“讨好”本就不是他的诉求。

他想告诉听他歌的人,生活里不仅有澎湃,也有细水长流,几乎每个人都可以从他的诠释里,按图索骥到属于自己的记忆碎片。

这样的“唤醒”式唱法,很难不让人心动。

当然,还要有思索。

和多年前那首《唐僧在女儿国抒怀并看着女儿国王的眼睛》大拼盘一样,这次出现的李健糅合了高旗《如果我现在》和张国荣、许冠杰的《沉默是金》两首歌,改编了一首《如果沉默是金》,致敬与纪念并存,人文情怀呼之欲出。

李健曾在《夜晚眺望金桥》、《幻梦花园》创作手记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不论多优秀的音乐作品,都禁不起频繁演唱。词曲的改变是个人看法的输入,同时也是生命力的表达。”

如果说“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已经是一句油腻的流行语;李健自带去油剂,将这句话“代言”得恰如其分。

生而为人,这一生难免都要踏上奔波于生活、疲乏于婚姻,困局与光明同在的一条路。

如果只是踩着别人的足印子前进,即便感到轻松也收获了关注,却最终过得不像自己。

不冒犯,不强迫,何尝不是我们给到自己的精神富养。

和解·目标

李健的人生道路坦荡无遮拦。

成绩名列前茅,凭借一把好嗓子被保送到清华大学,他的前半生处处都可以凡尔赛。

然而在高手云集的清华园,李健明白原来自己也有短板:

相比于其他同学轻轻松松考出一个好成绩,李健要费很大力气才能摸到那些电子工程学科的门边。

前所未有的迷茫与沮丧瞬间淹没了他。

疼痛与清醒交织的成长过程中,他遇到了卢庚戌。

一拍即合的两个人经常在清华园草坪上弹吉他,他开始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赛道,选择一件事,兴趣固然重要,而天赋和努力缺一不可。

就好像放弃了“怎么都唱不好”的京剧,却凭借一首民歌进入大学那样;

他慢慢放下了对专业成绩的纠结,开始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比如弹琴唱歌、选修专业音乐课,和校友组成乐队——这就是水木年华的雏形。

虽然这时的李健并没有以音乐为终生信仰,他却在弹唱中寻找到了慰藉。

毕业后,走务实之路的李健,进入广电总局成为一名普通的网络工程师。

日子重复干涩,这让李健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生活总会在恰当的时候给我们另一个选择,让我们想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两年后,他接到卢庚戌的电话,对方获得了可以出唱片的机会,想和李健重温大学梦。

简单一句话,他就放弃了彼时的铁饭碗。

不到半年后,水木年华凭借《一生有你》横扫各大奖项。

可乐队风光无两的时候,李健却悄然退出了。

因为他发现,签约公司的结果是需要迎合市场,产出不断地向流行、节奏强的音乐类型靠拢,“要炫酷、要活跃”,而这不是“李健”。

所以,他宁愿选择到北京郊区租了一所小房子,初夏看麦浪,冬天烤柴火。

日子虽然与他曾设想的安逸踏实差去万里,但乐得自在。

《请回答1988》中曾有这样一幕,成绩优异的宝拉想读律师,天赋极高的阿泽深造围棋,普通的成家老二德善坐在台阶上痛哭:“我没有梦想,我看不到未来。”

她的父亲告诉她,并不是每个人生来都有确定的方向,梦想也可以慢慢拥有。

如今再回头看,我们选择的道路也许与曾经的幻想完全不同。

正因为幻想不能落地,我们才更需要抓住眼前的一切,在前进路上修正自己的方向,与曾经的好高骛远和解,与曾经的自我较真和解。

游离·人生主题

2010年,王菲登上央视春晚,一首《传奇》把词曲作者李健推到了大众面前。

这时候距离他的高光时刻,已经过去了八年。

对于一个歌手来说,藉藉无名的八年并不好过。

李健却在采访中提到,这根本不是沉寂,而是耕耘。

有吃有喝,把生活水平放低,好好读书练琴和写歌,日子一样充实。

他把没有暖气的郊区生活写进歌里,把父亲因病格外衰老的状态写进歌里,把希望和自由都写进去。

可是走红之后呢?

李健逃了。

2015年,凭借综艺《歌手》一炮而红后,他去了趟美国,直言“避开风头”。

用李健自己的话说:

“你的作品可以直指人心,让人津津乐道,但人一定是很边缘的。”

我们总是很容易被眼前的事情裹挟,就如同得到一朵花,心想,如果能有一束花会更好看;拥有了一束花,我们会想怎么可以不找个好看的花瓶、漂亮的桌子、华丽的家。

于是我们拼命地填满自己,忘了初心只是要一朵花。

可清醒如李健,知道游离本身就是一种意义,它能让我们更自律地专注自己想要的,只深耕内心的一个点。

而那些游离的日子,被李健用来好好经营爱情。

在妻子孟小蓓的微博里,李健不是白马王子、音乐诗人,是咖啡先生、健身先生、休假先生。

妻子给花园浇水,李健依靠在门边说,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才叫时光,否则只是时钟无意义的游摆;

亲手做一杯咖啡放到妻子面前,小蓓用巧克力球搭配,他感慨,你哪来那么多我没见过的好吃的,还都藏起来了,像个小松鼠。

终于知道,把日子过成诗是一句源于现实的创作。

在那些奋斗的缝隙里,我们可以和爱人一起细水长流,虚度时光。

从李健身上,我们看到的游离并不是贬义词。

他的游离是,谈音乐时全神贯注,用一首歌一声叹息打开饱满的情绪,此时此刻,他不会去思考名和利;

他的游离是,日子一天天过,每天的生活不可复制,不如让它充满了自我幽默,此时此刻,他绝不为了创作而创作。

有时候,世界上最远的路是想得太多,要得太多,不断和旁人对比,想要两手抓满却两手空空。

有时候,世界上最短的捷径是心无旁骛,游离就是另一种坚守,也是另一种与自我和解。

如果用提名、奖项、唱过多少OST、录过多少综艺来评价李健,他是不够“成功”的。

但人生本就是一场长跑,标准在变化,结果也在变化。

人生中的每一件事都取决于自己,凡事都有自己的节奏,耐心一点。

正如李健,喜欢和名利场保持一定的距离,做一个旁观者,观察周遭,写属于自己的歌。

可是,没有人可以说这样的他不成功。

厚积薄发时,他有底蕴;游离物质时,他能洒脱。

这样的洁净与自由,已经满是收获。

特约作者:马半碗

编辑:范燕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