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编译/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省科学院)国别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金萍]

一、局势评估

乌克兰危机终结了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似乎也终结了与整个西方国家的战略伙伴关系。俄罗斯开始转向东方,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欧亚大陆的概念随之出现,它强调与中东、亚太地区、南亚及欧亚大陆西部等快速成长的市场加强合作,通过这些地区重新构建一体化空间。

从长远来看,现在不得不放弃同欧洲方向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想法,摆脱“欧盟是俄罗斯的主要贸易伙伴且远远领先于其他竞争者”这一依赖性习惯。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莫斯科的战略和经济发展都建立在向欧洲倾斜的政策基础之上。目前尽管俄罗斯受到制裁,但全国仍有超过40%的贸易额与28个欧盟国家相关。

目前要谈的已经是地缘政治风险。实际上,俄罗斯正在着手对重要经济链条进行革命性重组,并将合作伙伴选择方向从西方转向东方,甚至可以说,转向中国。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之一,经济发展势头很猛。换句话说,中国产品的质量已经足够高,可以完全替代西方产品。与此同时,中国正在进行强劲的经济扩张,努力扩大销售市场。因此,俄罗斯要明智地利用好当前的机会,面向中国重新调整经济方向,逐渐(可能会很迅速)破解西方制裁。

但这些还不够。局势的特殊性在于:中东地区(指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作为优先发展的需求伙伴,可能是俄罗斯在世界上能深入突破的唯一地区,前景无限。这是有客观原因的:

第一,随着东亚和南亚产业集群的发展,这里有产品出口的需求。南亚和东亚输送到欧洲的产品每年都在稳步增加。如果说来自东亚的输送不产生直接影响,那么南亚的情况就不同了。连接波罗的海海岸(俄罗斯部分)和印度洋沿岸的伊朗阿巴斯港,在南北走廊中占据中心地位。此外,它通往印度孟买港、巴基斯坦卡拉奇、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东盟国家港口有短途海路,不到20天就可以从伊朗南部抵达圣彼得堡郊区,再加2-5天就能到达南亚的各个港口。而伊朗和俄罗斯作为过境国,在该航线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第二,与中东地区其他国家(包括土耳其)一样,伊朗可以自行发展集群,开展双边和多边合作,实施伊朗内部的和多国合作的基础设施项目、各类通信项目,形成协同发展的跨大陆发展网络。但当前,俄罗斯为推进中东战略付出的巨大努力和前景,仅仅迈出了第一步。与此同时,西方似乎暂时降低了对中东地区的整体政治和军事考量,为俄罗斯的政策创造了额外的机会。

第三,这一政策将在与西方对抗日益加剧的背景下实施,如果莫斯科方面不能积极、有效、平衡、灵活、创造性地参与解决区域问题,则中东地区将成为俄罗斯战略的新负担。因为这一地区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很大程度上事关安全、稳定和经济发展机遇。

二、面临的问题

2020年秋第二次卡拉巴赫战争(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的冲突,以阿塞拜疆获得克尔巴贾尔等地区结束)爆发。战争改变了外高加索地区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对比。2020年11月9日签署的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边和平协议,不仅将先前失去的地区交还给阿塞拜疆控制,而且还确定了三方通过外高加索地区(主要是土耳其)地区进行对话的愿望,提出要促进经济合作、建立南-北线和东-西线区域交通及沟通网络。俄罗斯由此实现了在该地区的新目标设定,为俄罗斯进一步发展中东战略提供了参考。

莫斯科对叙利亚实施了有效的军事干预

这不是偶然现象。苏联解体后,外高加索国家越来越远离俄罗斯,并逐渐与中东地区接壤,甚至有可能成为中东的一部分。这种情况,使俄罗斯对外高加索邻国的政策倾向于:在更广泛的中东地区寻求更适当的方法,而不是采取后苏联模式或俄罗斯-西方对立模式。因此俄罗斯的目标是:对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以及土耳其和伊朗采取积极政策,同时开辟新渠道,恢复冲突各方之间的经济互动,发展南-北轴线的积极政治关系。因此莫斯科当局间接承认了土耳其在外高加索地区的存在。

随后,土耳其为了构建地区安全体系,主动创建了“3+3”会议模式(包括: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格鲁吉亚、俄罗斯、土耳其、伊朗)。这一体系没有美国和欧盟的参与,亲西方的第比利斯拒绝加入,并提议另行构建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国模式(不包括俄罗斯)或“1+6”(美国+格鲁吉亚、乌克兰、摩尔多瓦、土耳其、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模式。目前尚不清楚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三角地区是否会提出类似交流模式。到目前为止,只有俄罗斯的新时期地缘政治博弈引人注目,土耳其则希望以某种方式在外高加索地区站稳脚跟。

乌克兰危机切断了俄罗斯与欧洲的交流机会,在此背景下,莫斯科当局正在对进入中东和欧亚经济联盟市场的前景进行重新评估。它可能成为“3+3”模式的主要助力,打出“外高加索”王牌,以扩大对该地区的影响。这可能是为什么俄罗斯和土耳其对第比利斯的表态都很谨慎、没有公开阻挠的原因。反观格鲁吉亚,经常对此遮遮掩掩不明确表态。因此,土耳其以“3+3”模式继续进行的新“外高加索游戏”前景如何仍是一个未知数,但“未知数”的数量会减少。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