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欧洲最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

  据新华社报道,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近来接连减少通过“北溪-1”天然气管道对欧洲的供气量。意大利和斯洛伐克17日报告供气量只有正常值的一半,法国自15日以来就没有经由德国接收到俄天然气,奥地利已被告知供气量会减少。

  目前,北溪-1号只有原先供应量的40%。另外,德国之前花巨资投入110多亿美元的北溪-2号,在反俄浪潮中早给中断了。要知道欧洲对俄气的依赖度高达50%左右。

  德国为欧洲最大的经济实体,稳不住了。于近日警告称,俄罗斯削减欧洲天然气供应可能引发能源市场崩溃,如果天然气市场供需缺口太大,能源市场就有崩溃的危险,一场能源界的“雷曼式危机”将爆发。

  目前,俄断气对德国工业生产还没有产生实质性影响。第一,有不少库存,第二,夏季天然气消耗量仅为冬季的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不过,如果断气持续数月甚至更长时间,欧洲恐怕将会面临灾难性考验。

  断气不是没有代价与后果。截止6月22日,欧洲天然气基准荷兰TTF现货价格为35.771美元/百万英热,环比上周(6/14)大涨45%,期货价格环比上周大涨30.6%。

  这给火热的欧洲通胀再浇了一桶汽油!要知道,欧元区5月CPI已经高达8.1%,创下历史最高记录。其中,爱沙尼亚20.1%,立陶宛18.5%,拉脱维亚16.8%。此外,德国8.7%,西班牙8.5%,意大利7.3%,法国5.8%。

  可怕的通胀,将会是欧洲上空可能爆发“雷曼危机”的重要宏观变量。不仅是实体经济,还包括急剧膨胀的金融市场。

  01

  经济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席卷全球,重创了欧洲经济,此后一蹶不振。到了2021年,欧元区GDP总量为13.7万亿美元,还不及2008年的14.098亿美元的历史高位。足足13年,GDP年复合增速<;0。并且,这还是在建立在大规模的财政赤字以及超大规模的印钱基础上实现的。

  2020年,欧元区政府债务为11.1万亿欧元,而2008年略超6万亿欧元。债务规模越来越大,但GDP长年不增长,前者占后者的比例越来越高。2008年为69.7%,2020年已经飙升至97.2%。

  另外,2008年欧元区利率高达4%,后为了救市大规模降息,叠加2012年开始爆发欧债危机,然后在几年内悍然降息至0。

  不仅如此,欧央行还大规模扩表——资产负债表从2008年的1.3万亿欧元急速扩张至当前的8.8万亿欧元,膨胀了5.77倍。这还是基础货币,叠加货币乘数,可谓是超级海量的货币洪水被释放出来。

  在海量货币洪水+规模性的财政赤字之下,欧元区经济未见起色,原地踏步10多年。

  如果没有了这些最基础的宏观环境,经济又凭什么增长?

  高通胀改变了整套游戏规则。

  通胀失控,不但冲击经济本身,还会冲击货币信用,还可能引发一系列的社会动荡。上周,英国、比利时等在首都爆发数以万人计的游行示威,抗议高通胀导致的物价上涨。

  英国伦敦爆发游行示威

  为了避免崩盘,欧洲央行被迫加息,改变过去经济运行的底层逻辑。

  6月9日,欧洲央行宣布停止资产购买,将在7月加息25个基点,并预计9月会再度加息。这是欧央行2011年以来的首次加息。近日,欧央行官员Peter Kazimir表示,欧洲央行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将利率提高超过200个基点,使利率从现在开始的一年后达到1.5%-2%。

  缩表方面,欧央行暂无表态,但不太可能继续扩表QE,否则一边加息,一边QE,还怎么控制40年以来的高通胀。

  在过去很多年,欧洲央行进行QE,购买了大量欧元区成员国的国债,包括意大利、法国等经济强国。现在欧央行停止QE,没有了最后的兜底人,欧元区内的财政赤字将面临大幅缩水的境地。

  那么,这容易导致债务高企的国家首先陷入债务危机的漩涡之中。比如意大利,国家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150%以上,10年期国债利率一度飙升至4%以上,违约风险大幅上升。6月15日,欧洲央行召开特别紧急会议,商讨应对新欧债危机的措施。

  不过,欧央行难为无米之炊。过去一有问题就印钱的套路难再玩下去,因为头顶上有一把达摩斯之剑——通胀,越来晃动。

  没有海量的财政赤字,货币还要快速紧缩,且在高通胀肆虐的大背景下,一旦对风险问题处理不当,欧元区大概率会以较快的速度陷入衰退,乃至爆发经济危机。如今的俄油气断供问题,就是一个风险考验点。

  02

  金融

  如果欧洲经济因此大幅受挫,过去极度膨胀的金融市场恐将很可能一并遭遇重大危机。

  欧洲股市持续遭遇抛售。德国DAX、法国CAC40、意大利富时MIB从去年高点均大幅回撤超过20%,现价点位均逼近今年3月初的位置。

  对于欧股的未来,华尔街一众大佬正在用真金白银来表达态度。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管理规模超1500亿的桥水基金正在做空欧股,规模高达105亿美元,押注金额几乎是上一周的两倍。据彭博数据显示,上周桥水做空18家公司的总金额为57亿美元。

  据报道,桥水对阿斯麦、道达尔、赛诺菲、思爱普、施耐德电气、拜耳、安联等分别押注了超过5亿美元的空头仓位。上两次桥水大规模做空欧股,还是2018年(规模为220亿美元)以及2020年一季度(规模为140亿美元),均获得不菲回报。

  桥水带头,其他大中型对冲基金也加入了做空欧股的行列。据德国官网披露平台联邦公报的信息显示,截至目前今年已经披露167项机构的净空头头寸,包括Citadel、千禧年管理、以及马歇尔韦氏等对冲基金巨头。而在2020-2021年,做空机构数量分别为33家、22家。

  欧洲债券同样遭遇惨烈抛售。国债市场中,德国10年期收益率飙升至1.4%,法国10年期为1.949%,意大利10年期为3.505%,均较年初大幅攀升。

  国债如此,欧洲公司债早已“血流成河”。据ICE Data Services指数显示,今年以来欧洲公司高评级债券的收益率下降了15%,超过2020年新冠爆发时的7.3%和雷曼兄弟倒闭后的回撤峰值6.1%。这年初至今的总损失创下了欧元公司债有史以来的纪录最深。目前,以世界主要货币计价的债券都遭遇了两位数百分比的年内负回报。

  6月8日,桥水基金表示正在做空美国和欧洲的公司债。该基金认为,全球经济将继续悲观,今年公司债券将出现抛售行情。这背后的重要原因是通胀远超预期,可能迫使美联储(欧央行)将利率上调到超过预期的高位水平,这将对众多企业产生打击。

  还有汇率市场,动荡同样不小。从去年初至今,欧元兑美元汇率大幅贬值了15%。接下来,欧元还将面临继续被抛售的巨大风险。

  美元在接下来还有望继续走强,主要逻辑是美联储的加息动作比欧央行、英国央行等要激进得多。且在经济表现上,虽然美国也会承压下行,但相较于俄乌战争直面的欧洲要相对好一些。要知道,美元指数权重最大的是欧元,占比高达57.6%。

  当前,欧元兑美元为1.05283。如果跌到与美元利率持平(1:1),将会是一个不安的里程碑。一旦跌破整数关口,将可能迎来更多的空头部队加入做空的序列之中,将进一步推高通货膨胀率,并严重冲击经济基本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欧洲经济将面临巨大的衰退风险,而金融市场,包括股债汇三市也恐将迎来更为严重的抛售潮,乃至发生不可预知的灾难。

  03

  尾声

  20世纪上半叶,欧洲土地上经历了2次世界大战,数千万人生灵涂炭,经济遭遇重创,凋零不堪。战争结束之后,欧洲国家痛定思痛,一心想要追求和平发展,尤其是德国与法国的百年恩怨也一笑泯恩仇,以致于后来成立了欧元区。团结、繁荣的欧洲回来了!

  但好景不长。在军事(北约为抓手)、软实力渗透以及政党操弄之下,欧洲被美国“掌控”,丧失独立性。本来,俄罗斯有能源,有粮食,有资源,欧洲有技术,有市场,可以睦邻友好,携手发展。但很遗憾,欧洲在美国的怂恿与操控下不断东扩,不断刺激俄罗斯,最终战火燃在了欧洲。

  俄乌爆发3个多月以来,欧洲跟随美国制裁俄罗斯高达5300多项。明知绕不开俄罗斯的能源,但仍然壮士断腕,跟随美国。

  立陶宛再挑事端,封锁俄加里宁格勒

  有什么好处呢?似乎找不到,倒是会有很多的恶果。

  欧洲通胀创40年新高,天然气、电力、石油飞涨,食品、商品服务价格飞涨,民众正常的生活遭遇重大冲击。与此同时,高通胀对于欧洲经济威胁巨大,同时会触发欧央行的货币政策进行快速调整,进而引发金融市场重大的动荡。

  欧洲的通胀危机、能源危机、粮食危机已经出现,还有接下来可能诱发的债务危机、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等不可预知的严重后果。对了,还有难民危机。自从俄乌开战后,已经有550万人涌入波兰、罗马尼亚等国,这是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潮。而美国口头承诺接收10万乌克兰难民,但截止目前仅仅不足100人。

  还有,以桥水为首的美国资本大规模进入欧洲做空股债汇市场,就如深海里的极其饥饿的鲨鱼闻到了血腥味一样兴奋。打压欧洲,打压欧元,让资本回流美国,美元在全球支付市场被欧元威胁的局面迎刃而解了。这还是美国捞取的其中一点好处罢了。

  世界唯有团结合作,才能避免一场重大危机,而美国不,欧洲不,俄乌不。那么,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只会加速演进。欧洲上空已重现雷曼魅影,且行且珍惜!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