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图片

兵营兵事连载41

作者:石头大侠

图片

【作者简介】石津安,笔名,石头大侠。1959年出生,1976年下乡,1978年入伍。历任战士、副班长、报道员、营部书记、副指导员、新闻干事、教导员、宣传科长、政治部副主任,2001年自主择业。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

我从连队调到机关,报到那天,我吃过早饭,拎着帆布包,拿着脸盆,河南兵帮我背着背包,就这么多家当,从有线排出来后,连里出来了不少人,为我去机关送行着。我十分感动,也没有为大家做些什么事,却有这么多人出来打个招呼。指导员在最前边,他握着我的手说,到了机关要多回连队看看,连队就是你的家呀。我对指导员说,我会经常回来的,我不会忘记连队对我的培养和教育。副连长也出来了,他乐呵呵地向我招招手。我深情地给大家敬了个礼,让大家回去了。班长让河南兵送我去机关报到。我紧紧地握着班长的手,眼泪差一点出来。在连队两年多,班长就像一个亲哥哥,无微不至地关怀着我。班长也有些动了感情,他说,到了机关,自己要照顾好自己,要努力多干出成绩来。我知道,班长不会说出多么动听的话,但他的人品就像大草原那样宽广,就像大草原那样伟岸。他是个男子汉。我和河南兵告别了班长,来到兵营的大操场,边走边聊着。河南兵说,看你多风光啊,连里领导和大家这么多为你送行。我说,真是的,也没有为大家做些什么。大家对我的一片深情我不会忘记的。此时此刻,真的,就像一股暖流涌进了我的全身。从班长到排长再到连里领导,都是那样的淳朴,都是那样的真诚,我从内心感谢他们。河南兵看我也有些激动,他故意扭转了话题,到了机关,可别忘了我们难兄难弟啊。我还没有从激动之中回味过来。真的,包括你老弟,我们同吃同住同训练,真是结下了深厚的情意。河南兵说,这是大实话。我们的感情应该是最深的。他在新兵连告诉我怎么让文书开储藏室取东西,到南大门调换岗哨挨连长批,演习爬到我的掩体让班长发现,看到喜鹊登枝给我带来的好运,这一切切就像过电影一样历历在目。时间创造了我们的友谊。时间也定格了我们的友谊。

图片

河南兵说,时间过得太快了,你去了机关,我到年底就可能复员回家了。我说,你不准备在部队再干上几年?他说,不干了,家里给俺说了个对象,让抓紧回去相亲了。我说,那你怎么没有让我看看她的照片?河南兵说,人长得太一般化,不好意思拿出来。他又很认真地对我说,你这到了机关,去北京女兵那更方便了,到时要给我安排一次机会呀,不要忘记兄弟的一片情谊呀。我也十分正经地说,只要是有机会,一定第一时间带你过去。我又突然想到,你都有对象了,还惦记着北京女兵啊?河南兵说,这你就不懂了,我那对象是过日子传宗接代的,拿不出手的家里女人。北京女兵是高贵的精神享受。

图片

我说,你真够厉害的,还分出了层次。对了,你不是说过,当兵的媳妇都不好看吗,这下轮上你了,该找一个漂亮的媳妇吧。河南兵说,我能有媳妇就不错了,要不是来当兵,没准媳妇都说不上。所以,我要抓紧时间复员回去,免得给咱当兵的丢人。漂亮媳妇的重担,就要落在你的身上了。我嘿嘿一乐,媳妇的影子还没有。也是的,我马上到机关报到去了,却在路上跟河南兵研究起媳妇的事来了。我对他说,媳妇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眼前要干好自己的工作,不能辜负全连同志对我的期望。

图片

河南兵说这是大事,说媳妇的事是个人的小事,你到机关后,一定要干出成绩来,我到时也跟你沾个光。俩人说着说着,来到了政治处。兵营第一排房子是司令部,第一个门是总机班。政治处这排房子,东头有一个自来水管,肯定是打水处,房西头堆了不少煤。宣传股的门在这排房子的中间。我们进来后,外间屋子放着两张桌子,我们把背包和东西放在了桌子上。大个子干事在西边屋子办公。我喊了声报告,里边有回声,进来。我推门走了进去,给大个子干事敬了个礼。大个子干事一人在屋子里看书,他见我进来,笑着说,东西都带来了吗?我说,都带来了。他说外边还有人吗?我从西边屋子里出来,把河南兵叫了进去。河南兵进了屋里,给大个子干事进了个礼,大个子干事让他坐下,拿杯子给他倒茶水。我和河南兵急忙制止大个子干事不用倒水了。河南兵说,他马上还要回去。但是,大个子干事还是给他倒了一杯茶水。大个子干事简单地跟河南兵寒暄了几句。河南兵有点紧张,他喝了几口茶水,就起身说,要回连队了。大个子干事要送他出去,我说我送他吧。可是大个子干事还是执意他去送河南兵。河南兵走了,我们两进了屋。我对大个子干事说,他是我在连队最好的朋友,你对他太客气了。大个子干事听我这话一愣,但马上又恢复了刚才的笑容,他对我说,连队战士来机关不容易,如果我们再冷淡他们,他们就更不容易迈进机关的大门了。

图片

刚刚见面,大个子干事就无形地在教育我到机关后的为人处世。大个子干事领着我来到东屋。这个房间里并放着两张桌,一张是股长的桌子,一张是小个子干事的桌子。里边是两张床,床腿是用砖头垒起来的。两个床之间放着一张桌子,还有一把木制椅子,很明显是我的办公桌。大个子干事给我介绍河北股长,个子不高,胖胖乎乎,眼睛不小,一脸笑容,看着岁数不小了。大个子干事介绍完股长,股长很有礼貌地起来跟我握了下手,也就是在股长起来的一瞬间,他先翘了翘屁股放了个屁,后来时间长了我发现这是股长的习惯,放屁前都要先翘下屁股。我差点笑出来,但还是忍住了。仍然一副原来的样子,我给股长敬了个礼。跟股长握完手,大个子干事又给我介绍小个子干事,他是天津人。一对眯缝小眼,总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感觉。我又给小个子干事敬了个礼,跟小个子干事握了下手,小个子干事嘿嘿一乐,说了句欢迎你的到来。他这一句话,股长好像有点尴尬地对我说,以后在房间就不要敬礼了。我把背包铺到床上,帆布包和脸盆放在床下,这就基本就绪了。大个子干事对我说,以后你就在这张桌子办公,在这里住宿,负责这个房间的卫生。我规规矩矩地说,明白。大个子干事又说,我们以后说话办事都自然些,不用那么多礼节。我又有些不自然地说,知道了。我刚说完,股长就笑出了声,冲着大个子干事说,从连队过来的战士都是这个样,他得有个适应的过程。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