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虽然天力锂能近年业绩总体呈上升趋势,但不论是营收规模还是盈利状况,该公司均与同业公司有一定差距。并且,其还出现应收账款逾期现象

在新能源汽车和电动单车快速发展背景下,我国动力电池市场规模随之高速增长,国内三元电池材料厂商也因此迎来春天。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日,主要生产三元材料的企业新乡天力锂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力锂能)于近日递交招股书。

事实上,这已不是天力锂能第一次开启资本市场之路。早在2015年,从事锂电池三元材料及其前驱体的天力锂能就成功在新三板挂牌,并且截至2019年中旬连续三年入选创新层。直到2020年7月,该公司宣布在新三板停牌,转战创业板。

此次IPO,天力锂能将融资重心放在提升核心产品高镍三元材料的生产能力上,计划将拟募集到的8.57亿元资金,全部投向淮北三元正极材料、新乡三元正极材料两个建设项目中。

除了传统业务,天力锂能近来亦开始向新能源动力汽车电池领域进军。然而《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招股书数据发现,虽然该公司近年业绩总体呈上升趋势,但不论是营收规模还是盈利状况,天力锂能均与同业公司有一定差距,并且其还出现应收账款逾期现象。

针对前述情况,《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沟通提纲至天力锂能相关部门,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公司回复。

整体实力不及同行

天力锂能成立于2009年3月,主要从事锂电池三元材料及其前驱体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为三元材料。发展至今,该公司已成为业内同时拥有前驱体和成品三元材料生产能力的少数供应商之一,并与天能股份、长虹新能源等多家知名锂电池厂商建立了合作关系。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招股书数据发现,虽然该公司近年业绩总体呈上升态势,但在营收规模上,天力锂能与同行业公司存在较大差距。

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天力锂能营业收入分别为5.92亿元、9.36亿元、10.12亿元和4.60亿元,与天力锂能处于同一行业的容百科技、长远锂科、()、杉杉能源以及厦钨新能五家公司同时期主营业务收入均值都在14亿元以上,最高时甚至超过40亿元,营收规模是天力锂能的3倍以上。

另外,天力锂能盈利状况也不及同行业公司。据招股书数据披露,报告期内,该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0.51亿元、0.41亿元、0.71亿元和0.15亿元,增减波动且总体有所下滑。而长远锂科、杉杉能源以及厦钨新能同时期的净利润均超过该公司,且2018年和2019年的盈利均超过亿元。

从毛利端来看,报告期内,该公司主营业务(三元材料产品)的毛利率亦一路波动下行,分别为18.51%、12.26%、16.33%和11.65%,且总体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同时,天力锂能产品种类较为单一,发明专利较少。招股书显示,天力锂能拥有国内专利13项,其中发明专利仅占4项。而该公司同行业的容百科技、长远锂科、当升科技以及杉杉能源四家公司的专利数分别高达82项、32项、132项和73项,远超过天力锂能。

天力锂能与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比较情况    

应收账款逾期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年来,天力锂能还相继出现应收账款实质性逾期的情况,逾期客户分别为德朗能、银隆新能源和哈尔滨光宇。其中,银隆新能源的逾期情况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并向该公司下发了问询函。

据招股书信息显示,报告期内,天力锂能部分下游客户银隆新能源、宁波奉化德朗能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下称德朗能)以及哈尔滨光宇由于资金周转原因,出现了所欠天力锂能应收账款逾期的情形,所欠金额分别高达3475.62万元、823万元和1890.80万元。其中,哈尔滨光宇所欠的应收款项已收回,而银隆新能源和德朗能两家公司仍有部分所欠款项尚未收回。

对此,天力锂能此前回复问询函称,已同银隆新能源达成协议,款项可收回,并于2020年12月31日收到了700万元货款,剩余款项则每季度支付500万元。同时,2020年末,天力锂能也表示已收到德朗能459万元回款。

近年来,天力锂能应收账款余额长期处于攀升态势,报告期内分别达2.36亿元、3.92亿元、4.73亿元和5.44亿元,同期其周转率却呈下行趋势,亦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值得关注的是,天力锂能报告期内应收账款逾期金额也在逐年攀升,即从2017年年末的0.73亿元一路升至2020年上半年末的1.50亿元。这或意味着,该公司将长期存在较高的坏账及应收账款逾期风险。

终止对赌后仍需赔偿

据了解,自2015年挂牌新三板后,天力锂能进行过多次增资。在这一过程中,天力锂能同除淮北建设以外的7个发行对象都签订过对赌协议。其中,与捷煦汇通以及新材料基金还存在业绩承诺。

2017年7月,天力锂能与捷煦汇通签署相关对赌协议,承诺该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不低于0.80亿元,然而该公司最终的净利润距离达标差了近0.30亿元。所幸捷煦汇通并没有进行追讨。

但另一边就没有如此幸运。2019年10月,新材料基金与天力锂能等曾签署相关对赌协议,承诺天力锂能2019年―2021年分别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0.90亿元、1.10亿元和1.30亿元。

显然,在协议签署的第一年,天力锂能就未能完成约定的业绩对赌条件,按照约定本应向新材料基金赔偿0.26亿元。不过2020年4月,天力锂能与新材料基金解除了对赌协议。而对赌终止后,天力锂能仍计划向新材料基金支付2000多万元的赔偿。就此,深交所对天力锂能展开多轮问询。

天力锂能方面回复称,解除对赌协议的同时,因约定对赌与解除对赌的时间间隔较短,及对赌协议约定的2019年度承诺利润未达约定,新材料基金为了保障自身的投资收益,与天力锂能实际控制人协商一致后签署补偿协议,约定由公司实控人王瑞庆、李雯和李轩向新材料基金支付2019年度业绩补偿款。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